星期六, 1月 06, 2018

每年冬天都會旅行,今年卻是我最心不在焉的一次。太多人和事要我掛心,但也只能在芝麻面前不露痕跡。

好羨慕她這無憂無慮的年紀。

曾幾何時,機場是我最討厭的地方。那時譚爸譚媽長期在亞洲,而我和弟弟則待在美國上學。一家四個人住在四個不同城市。每年暑期假回港探望他們後要回美時,爸媽都會送我機。而每次我都會忍著淚水入閘,直到他們倆看不到我時才掩臉大哭。 想不到,今天這齣戲又再上演。地點卻不再是在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