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18, 2017

怎樣學會說再見

去年某天譚媽跟我說, 住在德州的瑞雲姨來探她. 

瑞雲姨是譚媽的中學同學, 從小就知道她們倆感情很好, 雖然瑞雲姨很早便移民德州, 但她們也會常通電話. 後來, 姨姨的小兒子因工作關係搬到加州, 所以她也會常飛來探望, 然後順道探望譚媽.

那次譚媽跟瑞雲姨聚會後回來, 輕輕的跟我說, 姨姨原來病了, 是末期, 這次飛來是跟她說再見. 我呆了呆, 聽得出譚媽語氣中的傷感, 便沒再問下去.

今天回家吃飯. 譚媽說, 瑞雲姨走了, 難怪最近她發給姨姨的短訊都是已讀但都沒有回覆. 我問, 妳還好嗎? 譚媽輕描淡寫道, 沒甚麼... 我們上次已say goodbye啦.

人到了某個年紀, 對生與死真能看得透? 還是迫於無奈, 看不透也只能默默接受?

曾幾何時,機場是我最討厭的地方。那時譚爸譚媽長期在亞洲,而我和弟弟則待在美國上學。一家四個人住在四個不同城市。每年暑期假回港探望他們後要回美時,爸媽都會送我機。而每次我都會忍著淚水入閘,直到他們倆看不到我時才掩臉大哭。 想不到,今天這齣戲又再上演。地點卻不再是在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