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7, 2013

譚爸正努力地玩著啤牌, 因物理治療師說會對他的左手有幫助。 芝麻在旁也看得很緊張, 常常跟公公說, 比! 比!

加油。 加油呀。

星期一, 8月 26, 2013

譚爸最近好沮喪。 不斷說自己沒用, 自己身體不爭氣。 又說現在是他一生中最徬徨無助的時候。

我和譚媽說到口水乾, 不斷重覆幫他打氣, 又叫芝麻出馬搞氣氛逗他笑。 他就是提不起精神來。

希望他千萬不要放棄自己。 只要他不放棄, 我也一定會繼續撐下去, 無論前路會是多麼的艱辛。

星期六, 8月 17, 2013

Reality is sinking in.

Lif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as it was before....

星期五, 8月 16, 2013

漫長的戰爭

聽著譚爸以前在我留言信箱的留言, "喂? 嗲哋呀....."

我還會聽到講話講得這麼流利的譚爸留言嗎? 譚爸, 努力啊.

譚爸說,我們兩父女好久沒這樣靜靜地互訴心事了。  


是的,真的太久了。對不起。

譚爸捉着我的手, 說, 妳明年要幫我買粒紅寶石比譚媽呀, 知唔知?

我問,點解?

佢話, 明年係我同妳媽咪四十週年結婚紀念呀知冇?

我知道了。

星期四, 8月 15, 2013

譚爸生病了。


在深切治療部,他抓著我和譚媽的手,說,對不起,連累妳們辛苦了。  

我和譚媽,除了哭外就只有哭。

星期三, 8月 07, 2013

忐忑

昨天跟友人說起今年可能會買屋,想換間大一點的。友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吓,係咪有咗第二個呀? 

我啞口無言。心情有點矛盾。有點氣每個人都叫我生第二件,但亦想到若真的懷了孕,那種幸福的心情。 

此時少爺馬上喝醒了我:妳痴線㗎?! 妳唔記得晒妳大肚時D辛苦嘢啦?? 妳唔記得呢兩年來我哋嘅地獄式生活喇??? 芝麻又唔食又唔瞓又嘔到七彩,你唔係失憶丫嘛~~~~

 嗯... 等我再諗諗....

冬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