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14, 2013

開心果

這幾天,看得出譚媽和譚細佬都悶悶不樂。幸好有我派出的秘密武器 -- 芝~~~~麻~~~~~~!!!

譚媽一把抱著又小又軟的芝麻在懷內狂嘴,芝麻一邊奮力掙扎一邊卡卡卡地大笑,所有煩惱都一掃而空。譚細佬雖然只能和我們facetime,但看到芝麻不斷將她的頭頭擠向鏡頭來給他"錫錫",本來一面愁容的他也忍不住笑了。

芝麻真是我們的開心果。


星期一, 3月 11, 2013

...


譚細佬又跑去醫院看他。他仍在昏迷,喉嚨被插著feeding tube,一臉鬍鬚,垂垂老矣。從我懂事以來,只記得他對外表非常講究。頭髮梳得整齊,衣著光鮮。永遠是西裝骨骨,領帶和袖口扣都配得剛剛好。

人老了,雙腿一伸。無論以前對外表有多執著,就只剩下一副臭皮囊。沒有至親的疼愛,那些年的美好回憶,就只有隨風飄逝。

冬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