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15, 2013

...


今天二舅父被送進ICU, 已是昏迷狀態,醫生說應該快不行了. 唯一肯去探望他的, 是一向不親近的同父異母弟弟和我弟弟,譚細佬.他有七個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 沒有一個肯探望他. 譚媽說, 唉, 若就這樣去了, 我們來幫他辦身後事吧.

大舅父,患了老人痴呆.現在已非常嚴重.

是真有報應嗎?

曾幾何時,機場是我最討厭的地方。那時譚爸譚媽長期在亞洲,而我和弟弟則待在美國上學。一家四個人住在四個不同城市。每年暑期假回港探望他們後要回美時,爸媽都會送我機。而每次我都會忍著淚水入閘,直到他們倆看不到我時才掩臉大哭。 想不到,今天這齣戲又再上演。地點卻不再是在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