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月 27, 2011

又傻又天真

真人真事。是今早跟22歲新同事的對話。

「我要結婚了!戒指已訂,做好我就可以求婚了~~」
「噢,你和女友都只是22歲,才剛從大學畢業。你們真的ready嗎?」
「當然~~~ 我們在一起經歷了很多~ 我知道她就是the ONE。」
「經歷了很多?例如呢?」
「例如我為她失去了我大部份的朋友。」
「....吓,為甚麼? 她不喜歡你的朋友哦?」
「不是的。說來話長。在我們拍拖後,我發現她原來一腳踏兩船,在跟我一起的同時也在date我最好的朋友。後來,她選擇了我,所以我朋友惱羞成怒跟我絕交,我們的共同朋友也都站在他那邊。」
「....吓....」
「所以她真的很愛我啦~ 是她選擇了我~~~~」
「....那.....當你發現她一腳踏兩船時,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那時不跟她分手?」
「因為當時我覺得我已投資了這麼多時間在她身上,唔捨得囉。」
「很多時間啊? 那時你已跟她在一起多久?」
「六個月囉。」
「....吓....」
「還有,她是香港人,你知同聲同氣幾咁重要啦!」
「但...雖然你識講廣東話,但你是ABC。你從來都未踏足過香港喎...你中文字都唔識多隻喎!」
「SO??」
「....吓....」

突然發覺,我跟年輕人真的很有代溝。

星期二, 1月 25, 2011

煲仔飯



冬天到香港,當然不少得吃煲仔飯。每天晚上跟少爺步行回家時,總會經過一家家的煲仔飯檔。他們將檯檯凳凳setup在馬路旁,好像大牌檔般,風味十足。不論是週末還是要上班的日子,每晚都人頭湧湧,而且越夜越多人。

美國不是沒有煲仔飯吃。但這邊的甚麼電子煲仔飯,又怎及得看著那位大叔一個人兩隻手每次同時間煮十幾煲飯,然後在天寒地凍時坐在外面打開那飯蓋,讓香噴噴的熱蒸氣吹向臉上時的那一刻滿足呢~

海南雞

回到香港後的第一個午餐便是海南雞飯。最愛吃雞的我當然吃得非常開心,雖然這家勝利小廚的海南雞只是普通貨色,但味道卻比在美國的任何一家餐廳好。以前曾與4在CWB吃過一家叫南華的海南雞還不錯,可是這次卻發現餐廳已關門大吉。可惜啊~

一大碟熱辣辣的黃油飯,煮得剛剛好的嫩雞肉,淋上黑醬油和辣椒醬,再加上一碗老火湯。哎呀,我又在吞口水了。

星期五, 1月 21, 2011

美食節



那天剛到香港﹐下午少爺說有免費票﹐便拉著我往最後一天的冬日美食節跑。

哇﹐我jet lag到死﹐還要在人山人海的會展中被人推來推去﹐想死呀。吃了一碗魚肉燒賣(!)和喝了杯超難喝的珍珠奶茶後﹐我放棄了。沒看到特價鮑魚也沒買到甚麼便空手而回。

出來時看到排隊買票的人龍在外面打晒蛇餅﹐嘩﹐駛唔駛啊。我只想回家睡個晏覺囉。

星期三, 1月 19, 2011

不再Kitty



聖誕期間經過朗豪坊,看到他們有個kitty展覽。若是往時的我,一定會以9秒9的速度去跟D妹妹仔爭影相爭餐死。但今次,我居然只叫少爺幫我拍兩張照片便靜了下來,只在那些妹妹仔換人的空檔拍幾張齋kitty照片。

這次真的覺得自己老喇。跟kitty合照﹐是少爺的兩歲大姨甥女才應該做的事情喇。嗚....

星期二, 1月 18, 2011

魚肉燒賣



以前我好憎食燒賣的。連飲茶時家人點了我也不會碰﹐更加不用說自己買來吃了。但跟少爺在一起後﹐他對魚肉燒賣的狂熱居然感染了我。愛上了這鹹鹹又有咬感的小點心。

這次回港我簡直變得好像魚肉燒賣痴。早餐吃﹐出出入入經過街邊的小吃店也常忍不住買一兜來吃﹐還要加勁多豉油囉。天呀~~~~~ 現在回到這個沒有魚肉燒賣的城市﹐你叫我怎樣活下去啊?? :P

星期一, 1月 17, 2011

住家菜

那天去吃飯﹐少爺吩咐我要把他們的外賣菜單拿回來。為的不是要點外賣﹐而是讓他在家要想煮甚麼菜色時加添點靈感。

那...不知我可不可以每晚就跟著這張菜單點餸食飯呢....? 還要有例湯的啊~ :P


譚媽說﹐想不到我結婚後也會有人煮飯給我吃﹐實在是太幸福了。這點我是知道的﹐所以雖然我也沒有幫忙洗碗﹐但年關將至﹐我會很努力地幫忙大掃除的啊~~~~ (一年一次 哈哈哈哈)

快餐



每次回到香港﹐我和少爺最愛去很多香港朋友們都唾棄的大加落﹐大塊活或米心吃快餐﹐早午茶晚餐通通不拘。跟噗友們說起﹐有人說這是非常美燦的行為。

大佬﹐如果美國也有這樣豐富又唔難食的一份USD$6晚餐的餐廳﹐我真係乜都得呀!!! 你們實在太太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我和少爺連發白日夢時也會夢到大加落來美開分店的啊。:P

星期日, 1月 16, 2011

原來

今天﹐我和少爺正式在一起五年了。

原來才五年。感覺上好像已認識他一輩子。我已回不去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

原來已經五年? 與前度分手時覺得極度惋惜﹐因為浪費了我近五年的時間。

我真幸運。曾幾何時我只知道﹐五年的時間可以完全磨蝕一段感情﹐直到兩個人之間甚麼也沒有。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五年的時間是可以以幾何等級地加深一段感情﹐讓我們比剛剛在一起時更加親密。

曾經以為五年是天文數字﹐但原來可以一閃即過。譚媽說得對﹐人越大﹐時間過得越快。原來數字並不代表甚麼﹐感覺才能夠維持一生一世。

願我們的下一個五年也像這一個般快樂如斯。

堅持



第一次跟少爺去探望他的外婆﹐在薄扶林山上的基督教墳場。到達後﹐我在心裡嘩了一聲﹐背山面海﹐是多麼舒適的永久棲身之地啊。

有時候會想﹐死後想長眠在甚麼樣的地方呢? 在綠油油的山上感覺很幸福﹐灑在海裡好像也很浪漫﹐供在寺廟裡呢又好像有點安全感。但隨即又會想﹐死後無論有靈魂又好沒靈魂又好﹐燒成灰燼的肉身早已跟我沒關係了﹐還要舒適來幹嘛。就把我放在生前最愛的人們附近就好。活著時在他們身邊﹐死後也要待在他們身邊。這是我唯一的堅持。

早餐



人在異鄉﹐想早餐時來碗粥或腸粉變成了件多麼奢侈的事。所以每次回來都總會來個中式早餐。

小時候﹐偶然譚爸不用早上班﹐他便會帶我到樓下街市的大牌檔(那時跑馬地的露天街市還在)吃碗艇仔粥和油炸鬼才送我上學。他知道我不太喜歡吃粥﹐所以總會多叫碟腸粉讓我拌著粥吃。

這樣的早餐看似簡單﹐食進我口時卻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星期六, 1月 15, 2011

全職煮婦

最近家裡越來越早開飯。本來是六點半﹐後來變成六點。到今天﹐譚媽五點半已急call我回家吃飯。

究竟為甚麼? 我曾經以為是因為譚爸的胃病﹐也以為是譚媽想減肥。可是﹐最終的原因卻是譚媽“想早D煮好飯洗好碗等佢可以快D做自己既野”。

原來﹐全職煮婦幾十年的譚媽也會想早D收工的。明白晒。:)

一個下午



跟朋友吃完飯﹐一個人在時代廣場閒逛。這時應該興高彩烈的﹐但我卻居然沒有絲毫購物的心情。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本還沒覺得怎樣﹐但來到了這個熱鬧的城市﹐突然覺得身心原來都已經被磨得千瘡百孔。在眾人面前常撐著笑臉﹐但每個月暗自垂淚的時候就只有少爺知道。而這天﹐他剛好不在身邊。呆坐在行人電梯旁的長椅上很久很久﹐說著國語的自由行們帶著一家大小在我身邊來來去去﹐我的心卻好像被挖空了。像是靈魂出竅般的我到底是怎麼了。

好一個詭異的下午。

星期五, 1月 14, 2011

Zoe

在繁忙的城市裡有這麼一家悠閒的蛋糕店﹐坐在這裡跟三五知己吃著甜點細聲講大聲笑﹐真是一樂也。:)

我知道這家店不是甚麼秘密﹐但對我來說卻是這次旅行的一股清泉啊。

假期



假期回了香港一趟﹐暴飲暴食了兩個多星期後﹐我又回來了。 這次旅遊的主要目的是陪少爺的家人﹐所以也帶著他們走了台北一轉。

吃太多玩太多睡眠不足再加上病人的傳染﹐就在臨回家的最後幾天﹐我也病倒了。這個星期又病又有時差又要上班實在辛苦。幸好這個週末是three day weekend﹐可以好好休養一下。

這次回港﹐沒有了從前的興奮。只覺得到處都人多車多﹐到處都是講普通話的自由行﹐令人透不過氣來。有天跟少爺在旺角附近看到有輛跑車撞到人﹐“蹦”的一聲﹐那個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那一刻讓我覺得這個城市有點陌生﹐有點恐怖。

然後某一天﹐我走到兒時舊居﹐看到那條馬走的斜路居然變成了磚路﹐又嚇了一大跳。後來看到以前樓下的報紙檔還在﹐心又定了下來。小時候譚媽有次忘了接還在讀幼稚園的譚細佬放學﹐他下了保母車後又不知道怎樣上樓回家﹐就是在這報紙檔旁呆了一個下午的呀。還好﹐還有一些我熟悉的事物在。

每次回來﹐我都會想尋找一些已經失落掉的回憶﹐但看來隨著這個城市的改變﹐這些零碎的片段已經買少見少了。

冬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