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30, 2005

回來了

逃到另一個城市﹐卻逃不開心中的痛。

快兩個星期了﹐以為傷口已漸漸平復。但每次一想起他﹐仍是一陣陣的苦澀味湧上心頭﹐然後便刺痛不已。

對不起﹐令你們擔心了。我會好起來的。

星期四, 6月 23, 2005

一個人的晚餐

這幾天都沒甚胃口。雖然肚子還是會餓﹐但每次一看到食物都總是吃不下去。
總是懷念台灣時的美食﹐於是放工後便去一間台灣飲料/小吃店買晚餐。希望刺激一下食慾。


這個茶香炸醬麵看起來是蠻好吃的﹐可惜麵太多﹐炸醬太少﹐吃時覺得乾乾的。不好吃。


我最愛吃粉絲了﹐所以這個貢丸冬粉湯真是對我胃口呀。那些大大粒的貢丸做得真好﹐爽口彈牙﹐讚! 還點了杯蘋果乳酪雪泥﹐真的有蘋果肉在飲料裡面的﹐感覺很新鮮呢。

他們居然有新鮮芒果刨冰! 夏日炎炎吃冰真是爽呀。好吃是好吃﹐可是那些芒果肉有些還不夠熟﹐酸酸硬硬的﹐又沒有加上芒果冰淇淋﹐比起台北的冰館真的差遠了。不過其實也不能太挑剔﹐在美國有得吃這個已經算很好了。

----------^^^美國的^^^------------------------------^^^台灣冰館的^^^--------

這麼多食物﹐可惜沒有一樣能吃完﹐唉。怎麼我的胃突然變得這麼小了?

星期三, 6月 22, 2005

晚安

每天要開一個鐘頭的車上班﹐如塞車的話還要差不多兩個小時。。。真不知可以捱多久。

明天要五時起床﹐我要睡了。身心都很累很累。

星期二, 6月 21, 2005

第三天

跟他講電話﹐已可以心平氣靜地商量往後的日子。雖然心仍然很痛很痛很痛。

東窗事發﹐我們的事被細姨發現了。她很震驚﹐問長問短﹐還不斷地說﹐“你以後要怎麼打算?? 已給了他最好的五年﹐為甚麼要放棄? 以後沒人要怎辦?”本來已非常煩惱的心﹐更加亂了。雖然她不應該這樣說﹐但也點醒了我。我究竟想怎樣? What do I want to do with my life?

King Tut


滿懷希望地去看二十六年才來LACMA一次的埃及國王Tutankamun展覽﹐卻有點失望而回的感覺。

首先﹐人流實在太多。雖然我們已是持著VIP的票﹐但也要排好長的隊。那些買普通票的更不用說了﹐那條長龍九曲十八彎﹐真是令人入場的興緻大減。幸好我們也有買Audio Tour的票﹐不然﹐想擠到每座展覽品前讀那張介紹牌可真要考功夫。

而且﹐展覽的文物並不多﹐如果不是看每件展覽品前都要排隊﹐不消大半個鐘已可全看完。最後﹐木乃伊沒看到﹐只看到他少數的陪藏品。二十五元的入場卷﹐真的好像不太值。。。

雖然是一個令我不大滿意的展覽﹐但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天。最後的一天。

星期一, 6月 20, 2005

劊子手

轉貼自《在天涯尋覓你》- 張小嫻

內疚﹐往往是因為事情在我們意料之外。
提出分手的時候﹐你問﹕「你會恨我嗎?」
他留著淚說﹕「我是不會恨你的。」
那一刻﹐你的眼淚湧出來了。
如果他說﹕「是的﹐我恨你!」你反而會好過一點。
說分手之前﹐你以為他會發瘋﹐他會糾纏﹐甚至會掌摑你﹐然而﹐他卻平靜地說﹐他心裡並不恨你。
本來已決絕地要分手﹐也準備承受一切的後果﹐誰知道他是那麼的善良﹐你忽爾又心軟了。放棄一個這麼好的男人﹐是不是太可惜呢?
你很想問他﹕「你為甚麼這麼愛我?」可是﹐你很快便發現﹐這個問題太愚蠢了。愛一個人﹐是無話可說的。
在你要分手的時候﹐他尤其愛你。
他以無限的恩慈來讓你內疚。你本來已準備要當一個殘忍的劊子手﹐舉起刀的那一刻﹐卻忘不了他回眸的淚光。雖然你明白﹐內疚和愛是不一樣的。內疚是因為過去的感情﹐你所看到的未來﹐卻是黯淡的。
可惜﹐你從來不是第一流的劊子手。第一流的高手﹐才不會看那垂死的人一眼。

他跟我說﹐前面的路﹐他已不懂得怎去走。

走出大門口的一剎那﹐我看見他眼中的淚光﹐看到他的怨﹐也看到他的心碎了。

其實﹐我的心也碎了。就在他把大門用力關上的那一刻。

星期日, 6月 19, 2005

對不起不是你

對不起不是你
詞:黃偉文

大概真的不夠喜歡你 
才任你坐上客機
若我真的不要放走你 
誰又怕去擋飛機
但我真的想過嫁給你 
才沒有逐吋愛起
肯假裝總會騙倒你 
無奈我自覺卑鄙

曾懷疑共你很努力地扮談情 
便有轉機
然而時候到該禮貌地放手 
再拒絕你
誰當是玩遊戲 
為你花過力氣
很可惜最多似好知己
我試過在暗中配合你
我試過學放鬆接受你
小火花擦出了燒不起
我愛你未夠深 對不起

是我真的不夠喜歡你 
純被愛未免太悲
他應該使我有心跳 
陪住你沒有驚喜

誰當是玩遊戲 
為你花過力氣
很可惜最多似好知己
我退後未夠早對不起
我顧慮亦太多對不起
小火花擦出了燒不起
我對你未夠狠對不起

這一刻

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星期六, 6月 18, 2005

知足常樂

“做人要知足常樂呀。”

這時﹐在電話另一邊的我馬上跟她說我有事﹐不能再說下去。其實﹐聽到她這句後﹐我已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的話很傷我的心。我真的太不知足了嗎?

連她都不支持我﹐我發覺我的心開始動搖了。明天要做的事﹐真的能做到嗎。要孤身作戰﹐真的太難。

從未感受過像現在的孤獨。


只想跟你在一起

我的心靈雞湯

星期四, 6月 16, 2005

一丁火車

日子總是要過。無論發生甚麼事﹐工總是要返的。

午餐時口淡淡﹐吃杯麵算數。


咦﹐這是甚麼?


原來可以砌成火車的其中一卡﹐幾得意。

星期三, 6月 15, 2005

horrified

晚上看了Batman Begins﹐好喜歡好喜歡﹐真的非常好看。本應該很興奮很high﹐但就是提不起精神來﹐也沒心情寫對電影的評語了。

小時候﹐每次做了壞事﹐但不得不告訴父母時﹐會覺得非常羞恥﹐非常難受。

現在﹐比那種心情難過一百倍。

星期二, 6月 14, 2005

分手的timing

分手﹐也是要講timing的。

他很開心﹐因快要去旅行﹐不能掃他的興。
他最近工作上不太如意﹐不應該再踢他一腳。
他這星期很忙﹐常要加班﹐不應再為他增添煩惱。
他病了﹐也需要有個人在身邊照顧他吧。
有一齣他很想和我看的電影快要上畫﹐等和他看完才說吧。
他跟父母剛吵完架﹐一定要等他心情平靜下來才行。
接近節日時也不行﹐放假時應該是relax的嘛。

於是拖呀拖﹐拖呀拖。

咦﹐那麼﹐究竟甚麼時候才是說分手的最好時候呢??

終於發現﹐跟本沒有甚麼說分手的最好時機。其實分手這回事﹐在任何時候都是bad timing。

好強!

唉o也﹐怎麼我回港前沒發現這個呢?

-->2005年100間必吃店

你去過幾多間? @_o

星期一, 6月 13, 2005

潮州粿品

小時候最愛吃外婆做的各種潮州粿品了。薤菜粿﹐糯米粿﹐和各式各樣的甜粿﹐真是令人想起也垂涎三尺。但自從幾年前她過世後﹐我們家裡便再沒有人能做出那麼多種美味的潮州糕點了。譚媽偶然也會做糯米粿給我吃﹐但因每次做粿皮和包粿都很費時﹐所以都是過年過節時才會做。

幾個月前當我無意中在P之飲食回憶看見上環的潮州巷再現時﹐真是歡喜若狂呀。這次一回港便拉著譚媽去買外賣回家慢慢享受。我們好像餓鬼似的﹐買了很多﹐有鹹的(薤菜粿)﹐也有甜的(芝麻粿和芋頭粿)。譚媽還說我不在時她也要拉譚爸去幫襯呢。

Not guilty?

沒天理!

真是無可話說。

星期日, 6月 12, 2005

草莓的吸引力

才剛說Laneige的Strawberry Yogurt Pack沒用﹐但一看到他們新出了這個Strawberry Soft Peeling Gel﹐便馬上受不住引誘買了回來。女人對護膚品的抵抗力真是不堪一擊啊。不過﹐草莓味真的好香好香~(用後效果則不得而知了)

星期六, 6月 11, 2005

Haru的一天



在台灣買了多本圖文書﹐這本《Haru的一天》是其中之一。Haru是一個韓國女生﹐獨自離家去大城市闖蕩。而這本書是她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和感想。有點像高木直子的《一個人住第五年》﹐但Haru的圖比較少﹐散文比較多。散文的題目也很廣﹐有關於愛情的﹐事業的﹐生活的﹐人生體驗的。。。不知怎地﹐她的圖畫及文字總是令我覺得很熟悉﹐很溫暖﹐很溫馨﹐也有點懶洋洋。看完每篇文後﹐會覺得﹐日子都不是那麼難過的呀。

很快就要跨入三十歲的門欖﹐
雖然﹐這個三十歲﹐
不是我高中時夢想的樣子。。。。。
不過﹐為了四十歲﹐
現在的我所夢想的四十歲﹐
也為了朝自己的夢想更近一步。。。。。
今天﹐或許我該寫下一些文字﹐
或許我應該更加努力。。。。。

三本小說

最近不想傷腦筋時便會看小說﹐逃避一下現實也是好的。假期回來後已看了亦舒的《攣生》﹐林詠琛的《心之輪迴》﹐和張小嫻的《月夜寶石》。

《攣生》 - 講述一對失散多年的攣生兄弟的故事。不過不失﹐故事普普通通。結局一早已在預料之中﹐沒甚驚喜。不過﹐總比上一本《乒乓》好一點。亦舒近年的書我覺得最缺乏的是令人感動的情節﹐不夠細膩。角色的描述太過馬虎﹐引不起讀者的共鳴﹐又怎會好看呢。

《心之輪迴》- 兩個女孩擁有一模一樣的臉孔﹐究竟她們是甚麼關係呢? 這本書真的不錯哦! 結局出乎我意料之外﹐真的意想不到會是這樣的。。。雖然題材和《攣生》好像有點相似﹐但卻比《攣生》強得多。

《月夜寶石》- 張小嫻換湯不換藥的作品。我覺得有點像她的《Channel A》系列﹐不過加了點魔幻的原素罷了。完全引不起我看第二集的衝動。

星期五, 6月 10, 2005

"love" 還是"in love"

我在想﹐"love"和"in love"有甚麼分別? 你可以"love someone"﹐但不是"in love with someone"嗎? 那麼﹐如果只是"love"而不是"in love"﹐這個人可以嫁麼?

如果感情是"love",而愛情是"in love"的話﹐而愛情又早晚都會變成感情的﹐那麼要知道"love"或是"in love"又有甚麼關係呢?

p.s. 對不起﹐一個人思想混亂時﹐寫的東西也很亂。。。

算命不求人


在收拾房間時無意中找出這副N年前買的算命撲克牌。一時興起﹐幫自己排了三張籤的算命牌出來。

結果﹐
過去 - 該靜下來想一想 (這個我已想了好久了)
現在 - 容易得到也容易失去 (這個我也知道)
未來 - 感情和事業都要進行 (o下? 不大對題哦。。。)

天! 這叫甚麼算命? 算了等於沒算~

星期四, 6月 09, 2005

鼎泰豐

錯過了台灣的鼎泰豐﹐唯有在美國吃來補償一下。第一次試他們的蝦仁燒賣﹐原來是用餃子皮做的﹐都算蠻不錯啦。不過﹐始終覺得在台北應該好吃過這邊的。。。美國的鼎泰豐都是請墨西哥工人來包餃子﹐一定沒那麼正宗的了!

台灣篇﹕安全的捷運

晚上在台北坐捷運時真的覺得很安心﹐因為他們除了設有夜間婦女候車區外﹐在站內女廁的每個馬桶旁都有一個婦女保護鈴。不過那句“本按鈕非沖水掣”真的好好笑呀!!! 真的有人試過用這按鈕來沖水嗎? 哈哈。

geek talk

Avoid what is coming, we cannot. Coming soon, the dark force is. Hmmm...

Free Katie


Free the poor girl!

She definitely looks like she's being taken hostage by TC when she was on Oprah... hehe

星期三, 6月 08, 2005

台灣篇﹕西門町的情意結

跟譚媽逛西門町時很興奮﹐原來這是她和譚爸拍拖時常來的地方呢。

譚媽一邊走一邊跟我說﹐他們當年還在台北唸大學時﹐她每逢假日或考試過後都會拉著譚爸往西門町跑。當然﹐現在西門町已變得完全不一樣﹐連電影街她也認不出來了。不過﹐可以和譚媽重溫他們戀愛的日子﹐走在他們走過的街道上﹐真的好浪漫呀。

我終於知道﹐為何無論我們這次行程有多麼的緊湊﹐譚媽也堅持帶我到西門町來的原因了。

台灣篇﹕龍翔園餐廳

雖然龍翔園的食物好像很普通(酸辣湯﹐小籠包﹐牛肉捲餅﹐蔥油餅等等)﹐但其實他們的小籠包是與別不同的喲。雖然也有常吃的豬肉小籠包﹐但那裡最好吃的卻是蝦仁絲瓜小籠湯包和薺菜豬肉小籠湯包。因為絲瓜會出水﹐所以小籠包都是即叫即蒸﹐很新鮮。雖然要等﹐但包你吃過後都會同意是值得的! 我們這餐便吃了四大籠呢﹐真是撐死了。
他們其他的食物也很好吃﹐尤其是那個棗泥窩餅﹐無論多飽也要試一試~
還有﹐不要被他們菜單上的價錢騙倒。他們長年都是半價優惠的啊!

星期二, 6月 07, 2005

台灣篇﹕Dear寫真部屋


在台北短短幾天﹐卻做了很多事。其中一件是到寫真部屋去照一輯“藝術照”。其實以我的年紀去拍這些照已經是嚴重超齡了﹐那兒大多的顧客都只有十六七歲﹐覺得自己真的好老啊~ 不過為了更老的時候可以留念﹐沒辦法啦。

還在美國時我已作了一點網上research﹐看看台北的那一間影樓比較出名。選中三間: 絕色白色階梯、和Dear寫真部屋。然後便派我在台的朋友幫我到各家店裡視察和看照片樣本。最後﹐她覺得Dear的照片質素最好﹐所以便幫我訂下來了。

到拍照那天﹐真的有點緊張呢。幸好他們的造型設計師都非常好人﹐讓我慢慢的選造型﹐還不時提供意見。換了衣服﹐set好頭﹐化了從未試過那麼濃的妝後﹐攝影師終於出現了。他很有點森美的影子哦﹐也很有森美那種叫人望到他便想笑的本事。剛開始時他跟我說了很多安慰和鼓勵的話﹐讓我放鬆。。。就這樣﹐五套造型照在四小時裡便全拍完了。累死了﹐這時才發覺做模特兒真的不容易呢。

照片拍得怎麼樣? 都算滿意啦﹐呵呵。

台灣篇﹕蓮心粉圓

珍珠奶茶裡的粉圓我就吃得多﹐這個蓮心粉圓卻是第一次見到。每粒粉圓內都包有一顆蓮子﹐真的很特別。蓮心粉圓可以選擇伴不同的刨冰配料﹐如紅豆﹐芋頭等等。我們選了伴冰豆花﹐清清的不會很甜。在炎熱的夏天吃就最適合不過了~ 唉o也﹐現在想起也令我口渴不已呢。

星期一, 6月 06, 2005

台灣篇﹕酸菜白肉鍋

終於吃到傳說中美味非常的酸菜白肉火鍋了! 食物還未來﹐只看到那一盅盅的調味醬料已非常開心~
白肉煮熟後一點也不油膩﹐反而韌韌的﹐口感十足。濃濃的湯底帶點酸味﹐非常開胃呢。唯一美中不足是那碟wasabi芹菜﹐實在太辣﹐害我們每人吃了一塊後都不敢再試了。

台灣篇﹕燒餅油條

在台時每天一早我都會和譚媽步行到這間新台北吃早餐。我們最喜歡那兒的燒餅油條和飯糰了! 一邊喝著濃濃的豆漿﹐一邊吃著新鮮出爐﹐還卜卜脆的油條﹐真是百吃不厭啊。

拔牙記

終於去了牙醫處﹐拔掉兩隻砫了的智慧齒。拔牙前緊張到不得了﹐護士找來一部walkman來讓我聽音樂﹐但都沒用。最後牙醫還要出動Nitrous(laughing gas)來令我放鬆。打了四支麻醉針後(好痛﹐嗚。。。)﹐開始拔了。咦﹐好奇怪﹐感覺到牙醫不斷在拔和扭我的牙﹐卻不覺得痛。

不一會﹐他們告訴我完成了。拿鏡子出來一照﹐嘩﹐我的臉腫到像豬頭一樣﹐好醜呀。血又不停地流﹐真是嚇得我~

回到家﹐馬上吞下兩粒止痛藥。希望麻醉藥力退了後不會那麼痛啦﹐唉。

現在﹐四小時後﹐嘴裡還是麻麻的。我的肚皮開始打鼓﹐但看來今晚都要捱餓了。:(

The Get Up Kids

今天是The Get Up Kids解散前在加州最後的一個演唱會。他們的音樂伴我走過很長的一段日子﹐很多艱難的日子都是聽他們的歌而捱過去的。所以雖然這幾天我都懶懶散的﹐甚麼也不想做﹐但我又怎可以錯過這個最後看他們的機會呢。

最喜歡在The Glass House看show了。那兒場地不是很大﹐所以站不到最前面也可以看得很清楚。今天晚上我們也是站在後面﹐沒有被人逼來逼去﹐也沒有被crowd surfers隨時踢倒的危險﹐可以專心的享受他們最後的演出。聽到了多首自己曾幾何時最最心愛的歌曲﹐很盡興。

星期日, 6月 05, 2005

這句話是阿四說的。

"?咁多人傾呢個問題其實跟本幫不了甚麼。因為最終的決定都係要靠自己﹐無人可以幫到你。不過﹐同人”呻“都係想自己好過D?。講左o的野出o黎係會覺得舒服D既。"

比我”呻“下啦﹐好唔好?

jetlag

仍然jetlag得好緊要。:( 昨晚三點多才睡得著。今天起來﹐一看檯頭的鬧鐘﹐原來已是下午四點了。唉o也。

星期六, 6月 04, 2005

婚禮

去了一個婚禮。聽牧師訴說著一段婚姻的意義﹐和兩個人結婚後應承擔的各樣責任。再望望他﹐覺得那種關係已離我們十萬八千里。
我的心思已飄到了老遠去。
覺得自己很壞很壞﹐快忍不住了﹐卻有口難言。

iPod 電池索償

哈! 真的如Nikita所說的﹐今天收到這個了。幾快手喎~

台灣篇﹕異地戀情

在台灣短短的幾天﹐我便戀愛了!!
對象就是。。。
阿姨的狗狗呀!!! ^^ 這頭狗跟了阿姨他們一家已快十二年了﹐很老呢。可是除了他常常渴睡﹐和走路慢了點外﹐真的一點也看不出他的年齡﹐仍然是很可愛呀。 阿姨她們懶得幫他取名子﹐所以我們都叫他做“狗狗”(國語)或者是"doggie"~ 狗狗很醒目的﹐初時在車中跟我爭位子坐﹐後來跟我混熟了﹐便索性趴在我腿上睡覺覺﹐真是“霖”死我啦。

星期五, 6月 03, 2005

台灣篇: 饒河街夜市

晚上吃過飯後還心思思想著各樣台灣小吃。知道饒河街很近我們住的地方﹐步行只要大約五至十分鐘後﹐便馬上出發買宵夜去!


見到很多人在喝這個藥燉排骨﹐於是我又叫了一客。香是很香﹐但是太鹹了!! 我喝了兩口便投降。最後那些排骨都益了阿姨的小狗狗了~


這雪捲真的好好味道呀! 外面是mochi﹐裡面是mousse蛋糕﹐又不會很甜﹐我一個人便吃了三大件!! 有很多種味道選擇的﹐而我最喜歡的味道是照片裡的這個覆盆子。其實我也不知道覆盆子是甚麼﹐吃起來好像是raspberry的味道﹐酸酸甜甜﹐好棒哦。


這天晚上還買了胡椒餅﹐烤地瓜﹐蚵仔麵線和冰冰。後來飽到要吃消化餅呢﹐真是的。。。

星期四, 6月 02, 2005

譚媽和譚爸

在微雨中漫步﹐好溫馨! 那我在做甚麼? 當然是做他們的電燈泡啦。^^

台灣篇﹕陽明山上的野菜

下山時各人肚子都餓了﹐於是開車到山上一間小餐館午膳。

看﹐餐館連大門都沒有。真的是隱藏在山中的﹐靈氣逼人哦~


點了鳳梨苦瓜雞湯﹐土雞﹐地瓜葉﹐紅菜﹐山蘇﹐雪蓮﹐炸豆腐和芋頭腐皮捲。很健康很新鮮的菜﹐都是清清淡淡的﹐對極了我們的胃口。飯後還有一大鍋地瓜(番薯)甜湯任我們喝﹐很滿足。

會過去嗎

我是個有甚麼心事都會掛在面上的人。這次﹐卻很辛苦地扮作沒事的樣子。一定是演技太差﹐他還是看出來了﹐但以為我只是太累而已。

阿四說得對。一段感情可以用多年去建立﹐但只要有一剎那的猶疑﹐便甚麼都會被抹煞了。

星期三, 6月 01, 2005

。。。

看見他﹐好陌生。一路上他不停地訴說著這兩個星期的一切﹐我一點也聽不入耳。

很惆悵。只想到﹐今次真的好大鑊。

time's up

假期還有一天便完了﹐真捨不得。

放假的時光總是很虛幻和美好的。回到“真實世界”裡後﹐很多想逃避的事都要面對﹐某一些事情一定要作個決擇。跟他們談過後﹐覺得更疑惑了。好難﹐那是會影響我們一生的決定啊。

這時﹐我真希望時光可以倒流到小時候﹐那個什麼也不用想的時代。

放開

晚上跟兩個老朋友談心﹐跟他們說起現在的情況和煩惱。

最後﹐他們一致認為唯一可解決的辦法便是放手。只有放開﹐才可以看清楚自己想要些什麼﹐現在擁有些什麼﹐和將來會失去些什麼。不可一面只顧慮著未來﹐一定要用心去體驗現在﹐才可知道究竟自己是否滿足於現狀﹐還是想要更多。

像星球大戰III裡的Anakin一樣﹐因為他太執著﹐放不開﹐才會誤了一生。

冬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