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30, 2004

一拍兩散

專一至今 竟會敢 避過你的吻
伏在你身 說找到 更喜愛的人
我也居然變心 不禁要承認我
像往日我恨透的罪人

當初的我 為了你 為瞞著好友
日夜怪你 愛不夠 還驚你風流
然後到我內疚 任旁人來認購
恨你沒有問情由便放我走

誰都會散 怎知一拍便會散
怪我自己作反 明明我不應再揀
忠貞怎可以貪 給拋棄亦已很慣
不慣去承認自私 移情別愛太奸

遲早要(都)散 散得清脆未算慘
我卻要忠變奸 斗膽一腳踏兩船 想上岸時又晏
無面目再解釋 自廢了承諾是否太搗蛋

當初枉我未拍拖 曾這樣講過
外遇那些女主角 遲早惹出禍
誰料那個是我 又能如何恨我
沒法面對自我其實最痛楚


何苦再自命淒慘 你當我搗蛋
誓要去與他邂逅仍然從不怕被人話濫
從未做過玩家 但我卻誠實認真去玩

真心相愛 未見得為了他英俊
換掉角色 也許你 你都會包容
我到今天至懂 為情而淪落了
在背後確實有些苦衷 不可不信

星期二, 6月 01, 2004

June

冬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