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30, 2018

Forever grateful

I still remember the first appointment when I met him. My thought at the time was, "Wow. I'm meeting the man who's going to save my father's life."

Today, I have a feeling I was right.

星期四, 1月 25, 2018

Sadness

隔壁房間的病人應該是彌留狀態了。今早突然好多人來探望他說再見。看到他們在門外哭泣互相擁抱,很傷感。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地方。

星期二, 1月 23, 2018

Take a deep breath

呼氣。吸氣。呼氣。吸氣。

這一呼一吸,原來是多麼珍貴的一件事。

星期日, 1月 21, 2018

Code blue

這幾天進進出出醫院lounge, 最常聽到的廣播是... “Code blue...Room xxx....”

只是在一間小小的醫院,到底在這一刻有多少人在生死間徘徊呢?

星期二, 1月 16, 2018

曾幾何時,機場是我最討厭的地方。那時譚爸譚媽長期在亞洲,而我和弟弟則待在美國上學。一家四個人住在四個不同城市。每年暑期假回港探望他們後要回美時,爸媽都會送我機。而每次我都會忍著淚水入閘,直到他們倆看不到我時才掩臉大哭。

想不到,今天這齣戲又再上演。地點卻不再是在機場。

星期六, 1月 06, 2018

每年冬天都會旅行,今年卻是我最心不在焉的一次。太多人和事要我掛心,但也只能在芝麻面前不露痕跡。

好羨慕她這無憂無慮的年紀。

星期五, 1月 05, 2018

去診所途中,腦内不斷浮現S一篇文章的情景。擺脫不到那種“輪到我了”的感覺。很無奈。

怕得要死,但這就是人生。怕,也得硬著頭皮撐過去。

星期二, 12月 26, 2017

做人好化學

短短兩個月間,一個人的clinical history可以從healthy變成history of cancer。

星期四, 5月 18, 2017

怎樣學會說再見

去年某天譚媽跟我說, 住在德州的瑞雲姨來探她. 

瑞雲姨是譚媽的中學同學, 從小就知道她們倆感情很好, 雖然瑞雲姨很早便移民德州, 但她們也會常通電話. 後來, 姨姨的小兒子因工作關係搬到加州, 所以她也會常飛來探望, 然後順道探望譚媽.

那次譚媽跟瑞雲姨聚會後回來, 輕輕的跟我說, 姨姨原來病了, 是末期, 這次飛來是跟她說再見. 我呆了呆, 聽得出譚媽語氣中的傷感, 便沒再問下去.

今天回家吃飯. 譚媽說, 瑞雲姨走了, 難怪最近她發給姨姨的短訊都是已讀但都沒有回覆. 我問, 妳還好嗎? 譚媽輕描淡寫道, 沒甚麼... 我們上次已say goodbye啦.

人到了某個年紀, 對生與死真能看得透? 還是迫於無奈, 看不透也只能默默接受?

星期四, 11月 12, 2015

關燈

過去幾個禮拜應該是我這生人第二難捱的日子了吧。(第一是譚爸生病那時) 

從症狀越來越嚴重到進進出出醫生診所到被轉介到心臟科到現在要吃心臟藥,我還是沒搞清楚到底我是怎麼了。等待驗血照X光做CT的報告時忐忑不安的心情令整個人的情緒起起秩秩,甚麼驚恐症焦慮症都跑出來了,快叫人崩潰。自問我一直都是最relaxed的一個人,為甚麼會突然變得這麼神經質? 

昨天晚上,少爺不知道芝麻在房間內,便關了她房間的燈。不到兩秒,芝麻便尖叫大哭"媽咪好黑呀我好驚呀!!" 害得我要趕快跑過去抱著她安撫她。 

後來想想,我何嘗不是像她一樣?本來安安穩穩自以為健健康康,突然比人關了燈,漆黑一片前路茫茫。。。好驚呀。 

今天終於哭了出來後繃緊的心好像鬆了一點。要不斷的告訴自己,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加油冬冬。加油。

Forever grateful

I still remember the first appointment when I met him. My thought at the time was, "Wow. I'm meeting the man who's going to sav...